柳荒 水哥

鸽了

完整版原创人物塑造45题

商寂:

马一下,有点想用来思考知了那三个原创人物的人设


秋子一:



太棒!




你的铃堡:







请随意使用,只需标注来源
















1 在300字以内,介绍一个原创人物的设定。(包括性格,外貌,特点,职业,生平等)
















2 分析他/她/它的成长环境与经历对他/她日后性格造成的影响。即,如果不在该环境中成长,他/她/它会失去或增加什么性格特质?
















3 写一个他/她/它童年期的生活片段。
















4 写一个他/她/它老年期的生活片段。如该人物英年早逝,请发挥想象。如该人物长生不老,请随意选取一个足够年长的阶段。
















5 分析他/她/它的成长环境与经历对他/她/它爱情观的影响。
















6 分析他/她/它的成长环境与经历对他/她/它三观(道德观,价值观,世界观)的影响。 
















7 人物显著的性格缺点是什么?他/她/它为什么有这个缺点?你设定这个缺点的目的是什么?
















8 接上题,描写一下性格缺点导致人物陷入困境/失败的情景。
















9 人物最显著的性格特质是什么?他/她/它为什么有这个特质?你设定这个特质的目的是什么?
















10 接上题,描写一下性格特质是如何让人物在应对变故时显得与其他人不同。
















11 如果他/她/它遭到无故或是恶意的语言攻击,会作何反应? 
















12 如果他/她/它遭到无故或是恶意的肢体攻击,会作何反应?
















13 人物的什么特点是你在没有考虑太多的情况下,为了个人偏好而设定的?(如某种疾病,某种特殊喜好,某个习惯etc.)
















14 人物的语言习惯是怎样的?他/她/它擅长口头交流吗?为什么?
















15 选一个你的人物不擅长的领域(厨艺,学术,政治etc.),描写他/她/它不得不谈论该领域时的情景。
















16 描写人物临终时的情景。
















17 人物最大的恐惧是什么?分析他/她/它恐惧的根源。
















18 接上题,分别描写人物被恐惧击败,和战胜恐惧的情景。
















19 人物真正的追求是什么?他/她/它能凭借自己的能力得偿所愿吗?为什么?
















20 人物最不可能做的事情是什么?为什么?
















21 接上题,设置合理的背景,让人物自愿做他最不可能去做的事。
















22 描写一下人物彻底绝望崩溃的情景。涉及原因。
















23 人物和什么无生命的物件(订书机,塑料袋,卡车etc.)最有共同点,为什么?
















24 人物最喜欢穿什么衣服?和你喜欢让他/她/它穿的一样吗?
















25 清空头脑。写下最先浮上脑海的三个关于这个人物的词语。
















26 他/她会如何应对生理方面的不适?
















27 作为创造者,你最欣赏人物的什么特点?他/她/它身边的人也这么认为吗?
















28 作为创造者,你最讨厌人物的什么特点?他/她/它身边的人也这么认为吗? 
















29 在现代背景下,他/她/它会自己动手换电灯泡吗?
















30 以人物的师长的角度评论一下他/她/它的能力与成就。 
















31 描写一下人物在正常情况下吃饭时的情景。他/她/它对食物有偏好吗?有特别的进食习惯吗?
















32 人物有心理阴影吗?如果有,请探究至少一个阴影的根源与它对人物性格与行为的影响。
















33 使人物在24小时内拥有神的力量。24小时结束后,世界会有变化吗?发生了什么?
















34 人物的学习能力如何?描写一下人物学习一项新技能的情形。
















35 强迫你的人物写一篇短故事。他/她/它在不情愿的状态下会创造出怎样的故事?
















36 把人物放进与世隔绝,没有任何娱乐与消遣的环境之中。人物会如何应对?
















37 请亲友写一写这个原创人物。分析他人的同人文, 你觉得该人物的什么特质最深入人心?什么特质最不易把握?该人物写起来容易OOC吗?
















38 人物的性生活是怎样的?他/她/它有什么性癖,形成原因是什么?
















39 描述一下人物的手。这只手有什么特点?从特点中能看出什么?
















40 讲一讲创造这个人物的契机。
















附加·人物名字相关
















41 人物的姓名是什么?你确定这个姓名之前是经过了长时间的思考,还是很自然地认为他/她/它就应该有这个姓名?
















42 人物的姓名有什么含义?
















43 从人物的命名者(父母,监护人等)的角度出发,写写人物被命名的过程。
















44 人物周围的人对这个名字都有些什么看法?他们是如何称呼人物的?
















45 人物满意自己的姓名吗?为什么?他/她/它喜欢被怎么称呼?













占tag致歉 问问有没有什么适合剪村落西皮mad的BGM...问完自删。

开向终点的火车

*群内联文


“在喧闹中爆裂的枪声像颗礼弹,他的世界重归肃穆。”

幕起

————————————————

后天是十四号,就快到他的生日了。

弗朗西斯沉默的等待,交房前计算过里程和时间,他在黎明前就能赶到里昂。

“告急——告急——”

车站的旅客稀少,空气闻起来有种人工加热过的感觉。*城市里大部分人在兰斯被攻陷前就搬走了,弗朗西斯踩的是逃亡的末班车。日光把他的影子拉得长而狭窄,他丢下烟条,汽笛紧随而至。

车内空间很大,他得以拉起行李堂皇而过。是这个包厢吗?问过第五个乘客,他找到房间,又被狠狠的甩出来。

“嘿,那是我买的座。”他微笑着整理围巾,挣扎着站起来想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是啊,流民佬,”那个普鲁士士兵笑了起来。“现在、它是我的了。还是说——”他挑了挑眉毛“你想报告列车长?”

弗朗西斯没有表现出情绪,腿又僵又直,废了好一会才恢复站姿,额角不易察觉的跳了跳,又平复波澜。他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靠窗的座位,窗外蒙蒙的春雨将田野和车皮洗的发亮。他看起了报纸,普鲁士一路南下,守方一派溃不成军——最终将报纸揉丢到了大衣兜中。

他原来觉得信仰是有必要的,身在囫囵也能被这种力量支持着活下去,而现在基督二字是如此空泛而寂寞。

我可能病了,而且是不治之症。

模模糊糊的想,弗朗西斯阖着眼痴痴的笑,冰凉手指插进藏污纳垢的金发。

“我们会按部就班的来——在那之前,你的贷款不会抵消,索瓦先生。因为我们不负责你离开的盘缠,否则就不得不依令行事,封杀你的钱账了。”

“嗨,亲爱的先生。”对面士兵模仿马戏团主持人的声音说,“那片土地已经被我们包下了。”他开始絮絮叨叨的讲述自己杀了多少个人,景色和政府的无用。几个英国乡绅礼节性的点头执意,看向虚脱到几乎要晕过去的法国男人。弗朗西斯痛苦的靠在墙壁上,到后来只能看见他的嘴巴在一张一合。

基督!基督!

然后他像一条飞鱼,蹿起来,用不知哪里莱的力气给了士兵一拳头。对方被揍懵了,没有回过神,愣愣看着落魄的男人坐在地上微微的笑。绅士们发出愉悦的嘘声,稍微拉开了距离。

他歪歪扭扭的站起来,对士兵鞠了一躬,姿态优雅缓慢。脸上是狂喜和暴怒混淆在一起的狰狞。士兵跳起来要将弗朗西斯按到地上,他像条鲶鱼一样逃掉了,昂贵的大衣被一把扯下,露出衬衫和腰带。弗朗西斯奔跑着,有人尖叫有人大笑,掀翻了一瓶几内亚红酒,尖利的声音被人声埋没。

他的世界陷入沉寂,远离亲密与陌生,意识却更加清明,只能感到前方有风,似乎在密不透风的车厢里,唯有向前方追寻才是解脱。

那是车尾的露天台站,铁锈斑斑的护栏矮到了他的腰部,摸起来会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他闭上眼,好像这样就能听到巴黎市集的人声鼎沸和奥尔良的田野。

“为什么不想去充兵呀?不要再逃避。”

我们永远失去在这里的权利了!

立春时我带着索瓦丝去野餐,我们谈笑风生,看看水牛和鲜花,唉,我讨厌水牛,它会把我的衣服弄得一团糟。她相信大自然有高超的愈合功能,我开心的吻了她一下。

我惭愧的认为她用生命深爱着这个国度。那是感激、亲爱的,你无法用深爱来形容它,是剪不断的脐带。手指滑过下巴时,轻轻揉搓清晨的胡茬,藏在蕾丝下的眼睛非常美丽。

我爱死你了。

他顶着黎明的微光释放回忆,那个国家值得所有美好。风吹乱衣服的皱褶,他转身给士兵一个顽皮的笑,将手从包裹里抽出来,里头的火花乍现,弗朗西斯应声倒下。

————————————————
关于这个,很想说几句。以前在读者开篇看过一篇普攻法后为背景的小说。憨厚的主人公大叔最终接受了羞辱法国的普鲁士士兵的挑战,是类似俄罗斯转盘一样的挑战。用手枪对准对方,最后两发子弹。命运天平永远倾向忠厚的人,他当然赢了。但是在这场类似的前提下精神衰弱弗朗西斯作为被羞辱的一方赢了,他选择开枪。战争的波动能把一个活得优雅的人折磨到这种程度,他可以逃离,逃离到里昂,中途可能病死,浑浑噩噩一生;或者感激自己的国家,又想活命和兼顾爱情。他的一辈子都在逃离,所以偶尔也用他的方法来勇敢一次吧。虽然过于消极而且偏激。

但那是他的愿望。

在葬礼上讲述他的一生

#群里联文
#全集搜索“今天公明填坑了吗?”或文章关键词“大二大”
#请一定要搜。
#致敬鸽皇。

“祭奠我要用艳红的花色,不要枯槁的黄玫瑰。”男人轻飘飘念叨着不易察觉的话语,仿若是从鼻腔里哼出来的气息。

“丁马克如此说。”他松出的一口悠长的气,在丹麦稀冷的空气里涣散成一团白雾。

“他说自己五岁时就会折飞越巴拿马湾的纸飞机,年纪轻轻揪乱前座女孩的一头红发。”

-闭嘴,我知道。

-你就坐在我后排。果真敏感——诺尔是不是一直都在注意我?

“我不过是善于观察。”他的喉头动了动,细瘦的左手和右手相交搭上膝盖,手表在教堂的顶灯下发着微光。

“这是他发现的。”

“15岁,丹麦北部大雨滂沱,他把金发留的很长,高高的扎成马尾。喜欢待在偏僻的露天地铁站,抱着民谣吉他,快活的演奏。”

-诺尔,我不会再考大学了

-兄弟,你来地铁站一趟,好不好,拜托

“有时候是北欧民谣,有时是好莱坞的古典乐曲。”

-诺尔!抬头

-做什么?

-总之抬就是了

“深蓝色的天空上有异常明亮的星群。我们把胳膊塞到头下面,躺在他的旅行包上。离的那样近,能看到光泽在跃动。”

“我闭眼,问他今后要做什么。难道要在地铁站终此一生?”

“他喝了三罐冰啤,灌了我一瓶。”

“是我掏的钱。”男人默默的微笑,看起来冰凉又简单“混账,根本不清楚现在啤酒的物价。”

“我喝了酒,只是沉默的不说话。他喜欢发酒疯。”

-我真想永远这么过下去

你还是我兄弟...

就不要问

-...好

“早上好啊!...抱歉,我现在在机场,风有点大——听得清吗哥们!诺尔——”

“我现在是飞行员!你看看我的推特,酷毙了!”

他终于可以飞跃巴拿马了。”

“长官不许我在飞机上漆花纹。”

“那能怎么样?”

“我想在尾翼漆维京勇士。”

见鬼,丁马克真的漆了。长官想用啤酒瓶杂我的脑袋呢。他笑嘻嘻的在大洋彼方比划。

诺威停顿了,极目望向教堂顶端四面呼应的花玻璃。快速的看了一下手表,眼睫轻以拢遮掩干燥眼瞳升起的水气。

“丁想看一看山上的教堂。”他说“丁认为难能一见。”

他后来休假回国,已经过了30岁,下巴泛着青。仍然保留着15岁的影子。诺威在机场迎接他的拥抱,恍然间以为一切从未改变。

陪我去看看教堂,诺尔。”

好。

“我们登山,我抓住他伸来的手、那是和气质不相符的的一只手,温润粗糙,老茧隔得掌心微痛。”

-看见那些中世纪的玻璃了吗?都是货真价实的古物,可不是新天鹅堡那种假东西

他用力揽住我的肩膀,紧得有些发疼。食指按住肩胛,陈年的触感似乎愈发清晰。

-阳光照射在花玻璃上,像流淌的圣光,辟开一条通往天堂的路

出埃及书里,那条通往蜜与奶流淌之地,指引摩西和他的族人。

-诺尔,我们两个都会升入天堂。

-我是无神论者。

-因为我们俩都很帅!

-你有没有听到我说的话

“他走得一如既往风风火火。从不与我告别。”

-我认识了一个很酷的女孩!

也许会结婚

————pm.12:00.

“…业执飞行员昨夜11:32于国境东部海岸坠毁…”

伴随着发动机的巨响,海岸线漂浮维京头像的残骸,直升机盘旋在天空,像觅食的秃鹫。

诺威站在深海边,风吹在颧骨、鼻梁、肌肤,涨得生疼,似乎随时要盛开一朵惨痛之花。神父未被朗读的悼词吹落在地,偌大的教堂只有静止的男人和息息灌入的冬风。而奥斯陆的雪愈下愈生猛。

尖顶的教堂像一颗启明星,是纯白的雪原里唯一的静谷。

“诺尔,我们最终都会升入天堂。”

你要的红玫瑰。















罗丹遗嘱

Emerald.:

零時保存:



ModestBreeze:







突然翻到这篇,又看了一遍,还是觉得每个学美术或者从事艺术行业的朋友都应该看看

沈宝基译


青年们,想做“美”的歌颂者的青年们,在这里你们找到一个长期经验的撮要,这也许对于你们是高兴的事。

  坐在你们以前的大师,你们要虔诚地爱他们。在菲狄亚斯和米开朗基罗的面前,你们要躬身致敬。崇仰前者神明的静穆和后者犷放的忧思吧。对于高贵的人,崇仰是一种醇酒。

  可是要小心,不要模仿你们的前辈。尊重传统,把传统所包含永远富有生命力的东西区别出来--------对“自然”的爱好和真挚,这是天才作家的两种强烈的渴望。他们都崇拜自然,从没有说过谎。所以传统把钥匙交给你们,而靠了这把钥匙,你们会躲开陈旧的因袭。也就是传统本身,告诫你们要不断地探求真实,和阻止你们盲从任何一位大师。

  但愿“自然”成为你们唯一的女神。对于自然,你们要绝对信仰。你们要确信,“自然”是永远不会丑恶的;要一心一意地忠于自然。

  在艺术家看来,一切都是美的,因为在任何人与任何事物上,他锐利的眼光能够发现“性格”,换句话说,能够发现在外形下透露出的内在真理;而这个真理就是美的本身。

  虔诚地研究罢:你们不会找不着美的,因为你们将要遇见真理。

  奋发地工作罢。

  诸位雕塑家,你们心里要加强领会深度的意义。心灵是不易和这个概念融洽起来的,这个概念明显地表现的,无非是些平面;从厚度来想象形体,这件事会使心灵感到困难,但这正是你们的任务。

  首先,要明确地安排你们要雕刻的形象的大的“面”,要鲜明地强调你对人体每个部分,头、两肩、盘骨、腿所支配的方向。艺术要有决断。由于线条的显然的来龙去脉,你们才能够深入空间而获得物体的深度。当你们把面处理好以后,一切也就找着了;你们的雕像已经有了生命——其他细节自己会来,而且自会安排。塑造的时候,千万不要在平面上,而是要在起伏上思考。

  希望你们领悟到,所有面积,好象是正在它后边推动的体积的最外露的一面。你们要设想形象正迎着你们,向你们突出。一切生命皆从一个中心上迸生出来,然后由内到外,滋长发芽,灿烂开花。同样,在美好的雕刻中,人们常常猜得出是有一种强烈得内在冲动。这就是古代艺术的秘密。

  而你们,画家们,也要从深度上去观察现实。譬如说,你们瞧拉斐尔的一幅肖像画吧。当这位大师表现一个人物的正面像的时候,他使胸部斜侧,因此给我们深度的幻觉。一切的大画家都是探测空间的,他们的力量就是在这一厚度的概念中。

  你们要记住这句话:没有线,只有体积。当你们勾描的时候,千万不要只着眼于轮廓,而要注意形体的起伏。是起伏在支配轮廓。

  你们要毫不松懈地锻炼,必须专心致志。

  艺术就是感情。如果没有体积、比例、色彩的学问,没有灵敏的手,最强烈的感情也是瘫痪的。最伟大的诗人,如果他在国外,不通其语言,他能做什么呢?不幸在新一代的艺术家里面,有不少拒绝学习怎样说话的诗人,所以他们只能含糊其辞了。

  要有耐心!不要依靠灵感。灵感是不存在的。艺术家的优良品质,无非是智慧、专心、真挚、意志。像诚实的工人一样完成你们的工作吧。

  你们要真实,青年们;但这并不是说,要平板地精确。世间有一种低级的精确,那就是照相和翻模的精确,有了内在的真理,才开始有艺术。希望你们用所有的形体,所有的颜色来表达种种的情感吧。

  只满足于形似到乱真,拘泥于无足道的细节表现的画家,将永远不能成为大师。要是参观过意大利境内的墓地的话,无疑地你们会注意到那些负责装饰墓地的艺术家,多么幼稚地,在他们的雕像上,专以模仿刺绣、花边、发辩为能事。也许这些做得精确,但既然不是出于自己得心灵,也就不会真实。

  几乎我们所有的雕塑家,都使人联想起意大利墓地的雕塑。在我们公共广场的雕像上,所能识别的只是些衣服、桌子、椅子、机器、轻气球、电报机,没有一点内在的真理,也就没有一点艺术。你们要厌恶这些旧货铺里的东西。

  你们要有非常深刻的、粗犷的真情,千万不要迟疑,把亲自感觉到的表达出来,即使和存在着的思想是相反的。也许最初你们不被人了解,但你们的孤寂是暂时的,许多朋友不久会走向你们——因为对一人非常真实的东西,对众人也非常真实。

  可是不要扮鬼脸、做怪样来吸引群众。要朴素、率真!

  最美的题材摆在你们面前:那就是你们最熟悉的人物。不幸早逝的我的亲爱的、伟大的欧仁·加利哀,就是以画他的妻子和他的子女而显示出他的天才的。歌颂母爱,足以使他崇高。所谓大师,就是这样的人:他们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别人见过的东西,在别人司空见惯的东西上能够发现出美来。

  拙劣的艺术家永远戴别人的眼镜。

  要点是感动,是爱,是希望、战栗、生活。在做艺术家之前,先要做一个人!巴斯加尔说过,真正的雄辩是看不出雄辩的;同样,真正的艺术是忽视艺术的。这里,我再举加利哀为例:在每次展览会里,大部分的画幅不过是画而已;至于他的画幅,在别人的作品之中,好象开向生命的窗子!

  你们要欢迎正确的批评,这是你们容易识别的。当你们被围在疑难之中,使你们不再犹豫的就是这些批评。可是不要被自己的良心不能接受的批评伤害了你们。不要怕不公平的批评,这种批评会激起你们的朋友的反感,会逼得他们在对于你们的同情上加以思考;而当他们明白并觑破这些批评的动机以后,他们对你们的同情会更加明显地表露出来。

  如果你们的才艺是新颖的,那末最初志同道合的只能很少,而敌人很多。但你们不要失望,前者将会得到胜利,因为他们知道为什么爱你们;而你们的敌人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使他们讨厌。前者热爱真理,时时替真理吸收新的信仰者;后者对于自己的谬见,不会有经久的热诚。前者坚忍不拔,后者随风而转。真理的胜利是决然的。

  你们不要浪费时间,在交际场中或政治圈里去拉关系。你们会看到许多同行,勾心斗角,谋求富贵——这些不是真正的艺术家;可其中不乏聪明的人。如果在他们的地盘上打算和他们争名逐利,你们将和他们同样浪费时间,就是说耗尽你们的一生——那就再不剩一分钟的时间给你们去做一个艺术家了。

  你们要热爱你们的使命——没有比这个使命更美好的了。它比世俗所想的高尚得多。艺术家留下伟大的榜样。他尊重自己的事业:他最珍贵的酬报是做好工作的喜悦。

  现在,唉!有人劝工人——为了他们的祸患——去憎恨自己的工作,破坏自己的工作。当一切人都有艺术家的灵魂,就是说人人都快乐地从事他们的职业,那时候,世界才会幸福。

  艺术又是一门学会真诚的功课。

  真正的艺术家总是冒着危险去推倒一切既存的偏见,而表现他自己所想到的东西。因此他教同道们要率直坦白,试想多么神奇的进步立刻就能实现,如果人类都是绝对爱好真理的话!

  啊!我们的社会将要多么快地把过去存在的错误与丑恶除掉,而且我们的世界将会何等迅速地变成乐园!





Emerald.:

哈哈哈哈哈哈哈超可爱了

、MINT.:

  原作者戳这里


  本来只是想偷个懒翻翻汤上面的漫画结果反应过来已经翻完了

嘿,我拍完啦。

 @Emerald. 


Brooklyn Blue:

FADE IN:


 



chapter 1 - Alice and the dead Bird














chapter 2 - Einstein and his Time Arrow






EDUARD


These are models of blackhole.




EVA


What’s a blackhole?




EDUARD


A blackhole is— when certain stars reach the end of their lives, they collapse into an extremely small and extremely dense quantity, becoming a dot where the common laws of physics no longer apply.




EVA (unconcernedly)


A singularity.




EDUARD (Stunned for a moment)


Right.




EVA


But why are there three of them?




EDUARD (chuckling)


Good question! In fact, this is a design of mine— a topic I’ve been studying for years. I call it “Trinity”.




EVA


You mean the father, the son and the holy spirit?




EDUARD


Not quite, It’s a mathematical thought experiment. The idea is to try calculate the pattern of their movement, even though a single solution doesn’t exist.








EDUARD (whisper)


Look at the Red-shifting lights on the edge of his boyhood, of the infinite shapes and forms a human-being could approximate;


then wait for the Blue-shifting lights of transcendency, which lit up the ashes that fall from his last cigarette.


Now ask him the unanswerable question, in order to get that incomprehensible answer.


Go on, little girl. What do you see?








chapter 3 - For the limited time of a human being





EVA


We all die one day. But I wish when I’m there, I can look down at Death, and tell him, tell him that—




EDUARD


“I have no fear.”




EVA


“what I know and what I’ve done are above you.”




They stop again, stares deeply into each other's eyes.




EVA (hesitantly)


Do you think it exists?




EDUARD


That kind of truth? Well… we’ll find out.




EDUARD


You and I have a lifetime to find it out.




FADE OUT. 







chapter 4 - Trinity



20 years later, Eva's monologue to her sleeping daughter on her 30st birthday.




EVA (voiceover)


I know from a very young age that the dead is just dead, there’s nothing else behind it; it’s the livings that worth to be remembered and missed. But whenever I trace it back, I always thought of that little dead bird: When did I lose it? And what happened to it after i let go my hands? A physicist is someone who utilizes rationality into a human extreme in order to approach the God’s way of thinking, but this piece of sentimentality is always there reminding me I’m still a human-being.


Throughout these years, every night when I look upon the stars, I could never resist the temptation to compare our lives to the solemn universe: the infinity, the eternity, the nihility… whereas however splendid we appeared as individual human being, living creatures are doomed to trapped in the limitation of dimension and time. 


Remember the first physic lesson I taught you? “Time’s arrow marches forward.”You learned to say this sentence even before you could pronounce my full name. These specific 4 words once leaded to my first few questions about physics, and now as closure, it gave me the ending answer for my one last confusion about life. Nina, If what we are having right now is something the great will designed all from the beginning, we ought to keep going without turning back, don’t we?


But if it’s possible, I really want to be back in that cold night of late fall, right at the moment when Edwurd said to me “You and I have a life time to find it out.” Right there, I’ll use my magical keys to frost the time, when it was just childhood, not yet a life. Like you, my little girl.


And, try to remember the keys and the bird, as this is the one last story I can tell you in this life. 


Soon the sun will be raising from the east, as it reaches the tip of our front yard lemon tree, a gigantic blooming light will bypass the horizon, illuminating the whole world like “a thousand simultaneous suns Arising in the sky”. It’s gonna be a sight that is so spectacular no one has seen in human history. After, there’ll be no more tales of the living. It’s a long journey, we finally made it to the end. 


For the time of our lives, we tried numerous times reaching out to the universe’s almost broken membrane, then we fall back endlessly onto his knee. But today when the sun rises, as for his “design”, we finally know enough to deny its perfection and to say no. Against the grant creator’s will, this is the glory of humankind. In the name of “Trinity”, I consider this to be the one and only truth.






1943年7月16日清晨,在日与夜交接的深蓝幻境中,属于人类的“太阳”绽裂于新墨西哥州沙漠中央,此刻世界鸦雀无声,唯有至烈的光海瞬间吞噬了时间光锥可达的万里大地与日月星辰。





"漫天奇光异彩, 有如圣灵逞威, 只有一千个太阳, 才能与其争辉。”                         - 薄伽梵歌


 



The end.








笑忘书



2017年,7月8月我在写,9月我在produce,10月我在拍,11月我在剪,12月... 我大概在跟演员摄影师吃火锅。我不再化妆,不再买口红和靴子,也不抑郁或者休息,整整四个月,除了去教堂,我的人生里除了这个小小的故事别无所有。


这个小小的故事,从玻尔一句“人类仅有观测”开始,构建了出某日白日梦中的原子末日世界观和两个互相纠缠的平行世界。


你们看,#13 - #15 是我的第二幕高潮,爱丽丝掉进了兔子洞,在天文实验室里看到了整个的宇宙。我所想说的,我所能说的,量子物理世界观,无限永恒遂没入虚无的宇宙与受时间维度限制的璀璨个体生命,人择定律与造物主的思维,时间光锥,生与死的意义,哲学意义上的原子弹末日...你理解吗?这并不是一个电影或者一个故事,我想呈现给你的是一整个的世界,所有的过去与未来,1943年6月5日那天7点38分空气的温度风的方向,12岁的她手上的作业本和颈上的钥匙,开始和终结在同一瞬间发生...而我所做的,只有呈现,寄望你能看到的是在那短短6分钟的胶片外的我的整个世界。


大概是学了整整四年电影吧,用过各种各样的机器,合作过那么相似或者那么不同的同事,写过几百页几百页的故事,诸多劳累诸多崩溃。lol 但是现在我觉得其实嘛,拍电影真的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一个编导两个演员,两个摄影兼职摆灯,百无聊赖不停地走神的录音师,再加一个单反一个20块的稳定剂架就可以完成所有的苦力。只要有故事想说,只要vision在那里,就去做吧,电影是最好的造梦机器。


而美妙的是,它又是可以极其复杂的,想想手持和斯坦尼康所能构建出的主观性情感落差,学一学有关于表演的万种原理,惊讶于剪辑的时候差那么1/24秒角色就有迥异的动机,考虑符号学在声画中的哲学意义,再想想这个世界怎能让拉斯冯提尔在那里然而又有塔可夫斯基。所以我有的是感动和庆幸,因为未来又是有那么多可以学的可以做的,就这样,日子就能过下去。电影是我入骨入髓的挚友情人,我们会一直相爱相恨,直到死亡让其与我分离。


....但是其实我说真的不是被学校天天逼着要干活我还是想天天带着猥琐的笑容画丁诺黄... 又或者待脑内辣鸡思想散去再去绞尽脑汁认认真真用画笔来接近他们每分每秒让人落泪的震撼美好。他们比电影更重要,我爱你们,同人永远是我的理想乡。:)


11.21.17 半夜 - 阿空正蹲在街边哈哈哈哈哈抽大麻

…god…

ArcAngelo:

之前那个很火的韩国太太的万银!

推特账号:@vkekekfr

Pin上翻到她的其他作品,温暖到流泪。

我超级喜欢这位太太,原作里的Pietro和Erik关系长期恶劣,从未感受父爱。电影的Peter最终也没和父亲相认,还是没能说出口。太太的作品满足了我对快银能有一个温馨童年的想象。